重生之贼行天下最新章节 重生之贼行天下无弹窗

发布时间:2017-10-09 15:18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重生之贼行天下由作家最新著作,91手游网提供重生之贼行天下免费全文阅读,重生之贼行天下TXT下载,第一时间更新重生之贼行天下最新章节,提供重生之贼行天下无弹窗优质小说阅读环境,喜欢请继续关注91手游网!

重生之贼行天下小说简介:

孤寂的行者,追逐阴影的脚步,这是盗贼的赞歌。带着一个一百八十级的大盗贼的记忆,回到了十年前,命运给聂言开了一个玩笑。曾经错过的、被夺走的,都要重新拿回来。然后搞一身神装,摧枯拉朽,见神杀神,势不可挡。于生活中迷失,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指引他的神,纪念心中永不褪色的WOW与DND。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我们也为大家提供小说阅读app下载,下载app后搜索小说名即可在线免费阅读。(支持txt下载)

重生之贼行天下精彩评论:

开始看到差评还有点担心,不像评价说的阿,好多书都是免费的,也找到了想要的书,下载了很多免费书来看,风格很喜欢,支持一下

重生之贼行天下精彩章节:

他的生命或许应当就此了结了,但是命运却在那一刻出现了一个拐点。

聂言翻了个身,背后传来一种濡湿感,衣服黏巴巴地贴在身上,很不舒服,他模模糊糊还记得,他被一枚子弹击中后心,倒在地上,鲜血流了一地。

不就是死么,聂言倒也坦然了,就这么静静地死去,倒也不失为一种解脱。

他在曹旭别墅的门口埋伏了整整五天,好不容易等到曹旭出现,在曹旭上车前间不容的那一刻扣动了扳机,用狙击枪将一枚子弹送入曹旭的脑袋,嘭的一声,鲜血溅了一地,远望镜里,曹旭的脑袋上出现了一个孔洞,正泊泊地冒着鲜血。

曹旭的眼神满是茫然,最终渐渐涣散,失去了焦距。

子弹爆头的过程在聂言的脑海里回放,令他心中无比快意,那是仇恨的宣泄。

曹旭拥有一世荣华,却死在了聂言这个小人物手里,估计做鬼也不怎么甘心吧。在死亡的面前,每个人都是一样的,他纵有富可敌国的财富,也救不回他的姓命。

作恶太多,总归是难以逃脱报应轮回。

在曹旭脑袋开花的那一刻,聂言现自己的人生观生了彻底的蜕变,原来一切不过是一子弹而已。明天的早报上,他的照片或许会被刊登到头版头条。上面会写着,富曹旭被杀,然后再贴上一个大大的匪徒特写,让世人瞻仰膜拜。

聂言射杀曹旭之后,曹旭贴身保镖现了他,追踪上来并且一子弹命中了他的后心。

聂言背后一阵刺痛,原来这就是被子弹洞穿的感觉,心脏渐渐麻木了,他可以感觉到生命力正迅地从体内流逝。

要死了么,但是他却笑了,笑人生苦短,笑自己一世浑浑噩噩,临到死了,才幡然醒悟。

于是泪流满面。

父母的深仇已了,以前生的事情一幕幕如电影般浮现在他的脑海里,聂言在这世上唯一的牵挂,就是她那不沾染一丝尘垢的微笑。

她是聂言的高中同学,现在已嫁做人妇,但她那清丽的容颜,一如以前印刻在聂言的心里,随着时间的流逝,愈地刻骨铭心,不知她看到聂言和曹旭同归于尽的消息,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是叹息一声,亦或是伤心流泪?

尘封的记忆犹如决了堤的洪水,浮现在他的脑海里,他很后悔,有些东西,等到明白了,却已经晚了。这一辈子,他有着太多的遗憾,太多未了的心愿。

聂言伸手想抓住什么,却现一切渐渐远去,生命走到了尽头,前方将是永寂的黑暗。

悔恨和沮丧像一把尖刀,在他的心口上不停地划开,心痛得难以自抑。

上辈子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才被老天如此地惩罚和折磨!

聂言怨气冲天,不甘心啊,他在心底里嘶声呐喊,泪水滚落。

悠悠地,不知道过了多久,聂言的心绪慢慢平静了下去。

他思维依然活跃,脑袋还能思考,难道这就是死亡,或许这是我的灵魂吧。

许久,聂言的手指有了一丝触觉,而且如此真实,为什么这么久了,我还有意识,他霍地坐了起来,环顾四周,茫然不知所措。

难道是地狱?

聂言无神的眼睛慢慢恢复了焦距,环顾四周,一些老旧的物品映入了眼帘,木床、椅子、有些破损的地板。

这里是哪里?我不是死了么?

恍然如梦,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他一摸后心,满手都是粘稠的液体,拿到前面看了一下,手心没有血水,而是汗水。背后的衣服被汗水浸透了,才会有湿漉漉的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是流了很多血么,他依稀记得那些血液,一如红酒般泛着猩红的色彩,那是生命凋零的颜色。

聂言掐了一下自己,还有痛觉,这并非做梦,难道之前刺杀曹旭的那些事情,才是一场梦境?

为何彼处如此真实?

一如古人庄周梦醒时的喃喃自语,我究竟是梦到了蝴蝶的庄周,亦或是梦到了庄周的蝴蝶?

究竟哪个才是真实,哪个才是梦境?

他疑惑地环顾四周,他有太多的不解。

灰暗的灯光,有些破旧的木床、书桌、椅子,墙上老爸那号称古董的挂钟,正出滴滴答答的声音,聂言还记得,它的时间没有一次是精准的。

记忆如一本陈年相册,慢慢翻开。

这里的环境如此熟悉,这不是他高中那会住的房子么?

阳光透过窗帘上的孔洞照射进来,瞳孔被光线照射剧烈扩张传来的痛楚,给他一种刺眼的真实感。

我还活着,聂言将右手摊到面前,略微有些稚嫩的双手,是一种病态的苍白。

“我这是怎么了?我究竟是十年前的我,还是十年后的我?”聂言挠了挠头,苦恼之极。

他理了理思绪,记忆中的某些片段,逐渐清晰了起来。

这是他十八岁那一年,高二的暑假,父母不在家,他了四十度的高烧,差点死掉,侥幸才捡回一条命。

那段时间爸妈给他留了点钱,然后不辞而别,两三个月都没回来,手机也打不通,就像消失了一般,那时候他以为爸妈不要他了,惊惧、惶恐、害怕,种种情绪伴随着他,加上又了高烧,心理留下了很深的阴影,变得怯懦畏缩,这种姓格一直到他二十五岁以后才有所改变。

后来长大了他才知道,父母并不是不要他了,而是跟亲戚朋友借了钱,在边境线上做了一些走私的买卖,那时候国家急需一种叫钋的金属,是一种重要的战略物资,各国现这种东西的作用之后,都迅地收紧出口,囤积起来。聂言的父母不知道从哪里找了条路子,收集到了这种东西,走私回了国内,被国家以数百倍的高价收购,因此赚到了一笔巨款。

那段时间情况很紧张,聂言的父母无法与聂言通电话,而且那件事是军事机密,万一泄露出去,会引来杀身之祸,聂言和父母的误会就这样埋下了,直到很多年后,事情过去了,父亲才告诉他真相,聂言才原谅了他们。

就是那一年开始,父亲利用赚到的第一桶金开了一家金属冶炼的公司,并做成了几笔大单,事业突飞猛进,解决了家里的困境,聂言也因此转入了市里的贵族学校。

难道我真的回到了那时候?

一切,真的能重新开始?

惊喜和忐忑交织,聂言难以形容此时的心情,心中患得患失,他担心现在的一切,只是一场梦境。

聂言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炽烈的阳光如火焰般释放着温度,这种灼热的感觉,真切地告诉他,现在不是在做梦。

一低头,窗台边的书桌上还摆着他的教科书,机械理论、自动化理论、语文、高等数学、智能程序语言等等。

聂言翻开书本,这些亲切熟悉的文字犹如一股清泉流淌,伴着曾经的记忆,沁人心脾,这些课本便是他逝去的青春。升高三,他转到了城里的贵族学校,父亲事业成功,物质条件的极大充裕,令他一跃成为有钱的富二代,便萌生了懒惰的心理,高三之后他成绩不怎么好,后来父亲花了钱,让他进了一个名牌大学,不过直到大学毕业,他都没学到什么东西,成天无所事事。

到了二十五岁,父亲的事业遭到曹旭世纪财团的围剿,父亲信任的几个亲戚朋友被曹旭收买,出卖了他,公司接连遭遇了挫折,家里再度陷入困境,父亲服毒自杀,母亲忧劳成疾,郁郁而终。痛失双亲之后,聂言才学会上进,自学了很多门课,不过那时候的他已经错过了很多东西。

聂言曾经满怀憧憬地准备打拼出一片天地,可是曹旭岂会让仇人的儿子东山再起?在曹旭的干涉之下,没有一个公司敢要聂言,将聂言逼到无路可走的境地,如果不是聂言在玩虚拟网游信仰,尚有一点微薄的收入,他甚至连饭都吃不上。

堂堂正正地打败曹旭是没有任何希望了,兔子急了还会咬人,走投无路的聂言最后选择和曹旭同归于尽。那一声枪响,宣泄着聂言的怨恨。

天道昭昭,曹旭应该没想到,他会有那样的结局。

聂言以为自己死了,却没想到,时间跟聂言开了一个玩笑,他回到了高二那年暑假。

虽然联系不上老爸老妈,但聂言可以确定,他们都还活着,每每想到这里,他便热泪盈眶。

上辈子子欲养而亲不待,聂言心中的悲苦,不是其他人能够体会的。

    上一篇:独裁之剑免费预览 独裁之剑章节预览 独裁之剑
    下一篇:《妖神记》的改编有点“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