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 伟(新华国际客户端)

在11月13日晚巴黎恐怖袭击中,恐怖分子所持一些突击步枪的来源已经查明:由一家前南斯拉夫军工企业于上世纪80年代制造。眼下,警方正在调查这些步枪如何落入恐怖分子手中,经过哪些环节和中间人。

记者梳理发现,在欧洲近年来发生的多起恐怖袭击中,袭击者都装备有杀伤力很大的突击步枪或炸药。对此,媒体披露,欧洲多年来一直存在活跃的武器交易黑市,走私者主要从巴尔干地区将武器非法运入西欧国家。有专家称,在号称“欧洲心脏”的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半小时就能在黑市上买到一把AK—47步枪,售价最多1000欧元。

面对黑市武器泛滥的严峻形势,一些欧洲国家和欧盟已经开始采取措施,包括建立欧洲统一的枪支登记和报废制度,阻止极端分子获得武器,但这一努力仍面临不小的挑战。

南斯拉夫解体后枪支流失

塞尔维亚扎斯塔瓦武器公司经理告诉媒体记者,巴黎恐袭中,袭击者使用的七八支M70式突击步枪由这家企业制造,生产时间是1987年和1988年。

当时,这家军工国企主要为南斯拉夫军队和警察制造小武器,曾在上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向非洲和中东等地区大量出口。

布尔扎科维奇称,警方正在调查这些枪支如何落入恐怖分子手中,但上世纪90年代,随着南斯拉夫解体,大量枪支流失,“任何人都可以从武器库中拿些枪出来”。

南斯拉夫解体后,在巴尔干地区,大量武器非法流入个人或有组织犯罪团伙手中,进而经过五花八门的走私渠道进入法国和比利时等西欧国家。

枪支被藏在汽车油箱里

塞尔维亚人“内马克”是一名退役军人,他在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告诉路透社记者,虽然他不走私枪支,但认识干这一行当的人士,因此了解武器黑市的内情。

“汽车和卡车有很多角落和空隙,可以藏匿拆解的枪支,”他说,“人们把它们(枪支)藏在油箱里。”

他的助手米兰还拿出一份走私枪支的价目表,其中原南斯拉夫制造的AK-47步枪售价最高700欧元,阿尔巴尼亚等国仿制的同类枪支较为便宜。

“消音武器要价更高,冲锋枪因为易于隐藏,价格也更高,”他说,“手枪相对便宜,每把大约150欧元。”

打击行动一直难以奏效

虽然欧洲国家早就知道存在武器走私和黑市交易,但相关打击行动一直难以奏效。塞尔维亚一名参与打击走私行动的警官说,调查人员可能只发现了三分之一的枪支走私活动。

他认为,问题在于走私的武器数量庞大。曾有一名走私者在塞尔维亚边境对海关人员称,他是一位音乐家,随身只带着一架老旧手风琴,结果海关人员发现的他的汽车油箱里藏有20把枪。更有走私人员把枪藏在一袋炸猪肉皮里,或者将手枪夹在三明治里面。

在巴黎恐袭前一周,德国警方还在境内逮捕一名驾车从黑山前往巴黎的人员,在车里找到8支AK-47步枪,数把手枪和炸药。虽然没有发现此人与巴黎恐袭存在联系,但这显然并非孤立事件,暴露出枪支走私活动的严重程度。

此外,欧洲国家宽松的边境管理政策也为枪支走私带来便利。除巴尔干地区外,北非国家利比亚和乌克兰东北部地区也开始成为非法武器进入欧洲的来源地。

布鲁塞尔成交易集中地

媒体报道,长年活跃的武器交易黑市导致法国、比利时等西欧国家非法武器泛滥,执法部门难以管控。欧盟国家预计共有8000万件枪支,虽然大部分登记在册或归国家所有,但仍有相当数量的枪支处于当局监管之外,大多为南斯拉夫时期制造的老旧枪支。

总部设在贝尔格莱德的“轻小武器控制信息中心”研究员伊万·兹韦尔扎诺斯基说:“你不知道这些武器在哪里,谁拥有它们或者如何使用。”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布鲁塞尔作为欧盟和北约总部所在地,号称“欧洲心脏”,却成为走私武器交易集中的场所。在比利时,警方每年缴获近6000件枪支,数量超过法国。

智库伊蒂内拉研究所研究员比拉尔·拜尼奥奇说:“如果有500到1000欧元,你可以在半个小时内买到武器……这让布鲁塞尔更像一个美国大城市。”

对于恐怖分子来说,欧洲活跃的武器黑市是获得枪支弹药的重要渠道。虽然塞尔维亚人内马克和米拉认为,走私者不会在知情的情况下把枪支卖给恐怖分子,但现实情况却是,恐怖分子往往得到了发动袭击的武器。

去年5月,29岁的法国人迈赫迪·奈穆什手持AK-47步枪,在布鲁塞尔市中心犹太博物馆发动袭击,打死4人。

今年1月,位于巴黎的《沙尔利周刊》总部和一家杂货店遭到袭击,恐怖分子同样使用了AK-47步枪。调查显示,其中一把步枪属于报废步枪,属于在欧盟成员国斯洛文尼亚合法购买。

今年8月,摩洛哥人阿尤布·哈扎尼在阿姆斯特丹开往巴黎的“大力士”国际列车手持AK-47步枪发动袭击,所幸被同车乘客制服。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当务之急是各高校要冲破观念藩篱,解放思想,正视现实,再不能掩耳盗铃,讳疾忌医,根据《艾滋病防治条例》要求,将艾滋病知识纳入相关课程,在“性教育”课程中设立专门的防艾课程,提高在校学生预防艾滋病感染的风险意识。

为了杜绝乱象,是不是给P2P设置较高的准入门槛就行了呢?并非。政府的审批看似给市场建立了秩序,但政府并不能保证市场机构不会违法乱纪,反而容易给一些问题机构披上已获政府审批的外衣,对民众造成更大的欺骗性。

在这个中南海周围已经爆表的夜晚,我们除了用雾霾面前人人平等自我安慰以外,还可以用历史的眼光面对当下——饥饿的年代,我们可以草根树皮为食,雾霾严重的当下,有企业生产空气净化器啊。

中共党员用自己的合法收入购买豪车、名表,会不会受到党纪处分?中纪委副书记张军在接受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访谈时明确表示,这些人的行为,明显超出了当地正常生活的消费水平,也破坏了群众心目中党员应当是社会主义新风尚和社会主义荣辱观带头践行者的良好形象。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